走老远水才到腰那儿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8 03:31 点击数:
年三十放焰花爆竹时,全家都下楼来看。丁强杂七杂八的买了三大兜,放了个痛快淋漓。去年和小爱只放了一兜,今年加倍,因为老婆又多了一个嘛。爷爷和奶奶对他们的关系已经开始有些怀疑。毕竟爱人间那种特有的亲密是无法彻底掩饰掉的。却也无可奈何。看这两个小姑娘能和睦相处,也就别跟着起哄了,年轻人有自己的主见,开心就好,又没犯重婚罪。二老还是比较开明的。午夜12点吃饺子时,丁强给爷爷奶奶小爱琪琪各夹了一个饺子,爷爷耳朵尖,真真切切的听琪琪以极微细的声音说:“谢谢老公。”吃完饭,爷爷咳嗽一声,将丁强叫到书房。关上门,先给他脑袋一记,“你小子,琪琪和你是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我告诉你,都是大人了,我也不多说你什么——说了你也不会听,但保安措施一定要做好,别弄得怀孕了又去打胎。”丁强早已编好了理由,说得天花乱坠,总之他是受害者是人家小姑娘主动投怀送抱非是他定要学习古人偎红倚翠。爷爷在得知此事得到小爱首肯后,念叨道:“真是怪哉,主动给自己男人找二奶,怪事年年有,今年到我家,那小丫头,不可理解!”丁强得意地笑:“喉喉,她们自己愿意,我也没办法,哈哈!”爷爷做了一个习惯性动作为此事做了结语,将他一脚踢出了房间。自己爱的小窝里,两位老婆正担足了心事,见他的神色无恙又得知是那么个结果这才放心,然后被他一手按住一边乳房,倒在床上歇息去liao。以后床要做特大号的。要不然总要睡个盘根错节,累。不过这种累,我喜欢,呵呵。实话说,事有利弊,虽然两个人的拳头脚丫不好挨,不过拥有两个疼你的大美人,那种成就感好高!舒服,爽!这下还真应了宿舍老大那句话:到哪儿都有热被窝的。可是这种事两厢情愿就行,毕竟不能在人前张扬,所以寒假期间同学聚会几次,都没敢领琪琪去。即便如此,众人见因受爱情滋润的大校花愈来愈散发惊天美态,均由衷羡慕丁强,还告诉他不少学妹学弟说本校新校花的质量虽也蛮高,但和小爱比仍是拍马不及,丁强真是白白捡到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丁强心说你还没看到我那位老婆呢,要是知道我那个老婆竟然是我这独一无二的小爱强帮我挂上的,你们不得吐血而亡才怪。刘浪早侦知他的动态,并未作太多讶色,表示:太少啦,你老大我碰过的佳丽何止万千……丁强:……。“老大,你的那些和我的小爱比谁高谁低?”“……”刘浪沉默了几秒钟,“你小子问到点子上了,你的这个小爱有点过劲了,大概不是人吧,是神仙,我服了。唉,说实话我的那些没一个能赶上她的,衰!”哈哈,瞧他那不甘心的样,这下我总有一项超过你了吧!你这个就知道欺负我的大坏蛋。“你少得意啦,我还会努力的,肯定能找到,一山还比一山高嘛,这世界没有绝对的事!”我靠,这种事你就不能让让兄弟我吗?“你心里别骂我啊,男人在这种事上不会服输的。”晕,通过几万米远的电话都能读到我的心理,老大的确高!看来我还得努力才行啊。“别瞎猜啦,我这个不是通过读心术,纯粹是深入研究过你这个人后才猜出来的,有空学学心理学吧,在这世上,武功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知识才是最重要的。你飞的再快,有战斗机飞得快吗?你的剑再利,有高能量的激光利吗?不要成功一次就万事大吉了,要继续努力哦。”丁强虽然亦大以为然,还是不由将他的唐僧行为在心里骂了一百遍。每次和他通话都磨这些,学习、加强自身,说一遍就能记住啦,总说个屁啊,不嫌烦啊。还好,这些龌龊念头显然刘老大无论如何是猜不到了,他得以继续好好的活了下去。心里虽然发着牢骚,但他自然知道刘浪是为他好,开学之后,真的遵照他的指示,收心一直猛攻了整个春天。又恢复了以前在图书馆和计算机室的学习生活。得了琪琪后,确实心松了,未在学习上做过太多努力。天文,地理,人文,无所不学,无所不涉,但知识的海洋如此浩瀚,即使穷其一生亦只能得窥冰山一角。7月的一个周五。寒梦高高兴兴地给他打来电话,约他带上两位嫂子和她一起,去玩一趟黄金海岸,那里海物便宜新鲜,游泳嬉戏随便你,还有摩托艇玩冲浪,多好!“老妹我可是个标准旱鸭子,我淹死了你陪给你两位大嫂啊?”丁强不想去。寒梦不依:“不行,你得陪我去,不会才要练哪,听说那儿可好了,随便从哪儿下去都一样深,走老远水才到腰那儿,正适合学游泳,而且……”“怎么?”“我新处上一个,你帮我考察考察,呵呵。”丁强晕,才十七八岁,这事儿老着什么急啊,又不是长得丑,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怕没人要。“那好吧, 可以赢钱棋牌游戏排行榜我也是好长时间没带她们去玩了, 能赚钱的棋牌游戏下载就陪你一趟。明天七点我去接你。”“不要, 真人美女棋牌游戏排行榜不要开你的车来。”“那是为何,你难道要跟团走?想累死啊。”“找你是来帮我考察我对象来的,又不是来摆阔的,不行,绝不能开那车来,正常人看到那车都立马变不正常了。”想想也是,自己疏忽了,刘浪说过,那车属军事机密,不能让外人乘坐的。应了此事,又练了一下午的美式口语。好,成果卓著,现在他的水平已经颇过得去,最重要的是借“百嗓”的光他发音很准,音调符合欧美习惯,如果再加以时日,一个新汉奸就将面世了。晚上回到小家,在饭桌上将事说了,琪琪和小爱自然欢迎之至,老公努力学习,这二位怎好意思用锁事来打扰,几个月来可苦了她们,只去过几次超市购物,连大商场都懒得去了,没有丁强的陪伴,去也是兴味索然。丁强随便吃了点菜,饭没动。他的七彩霞最近又有进益,连带着牵动了辟谷功能启动,就顺其自然,未强行将之压下。琪琪见他推开饭碗便要开溜,一把拽住他:“且住!哪儿去?回回一吃完饭抹嘴就走,我俩包你衣服就不错了,怎么着还得包你的饭碗,今天您老儿也受累,伺候伺候我们,等着,一会儿我们吃完了把碗洗喽,对吧老大?。”小爱偷笑,没答话。她不太讲究这个,甚至对男人做家务事还有点看不惯,总觉得那样的男人是没出息。她这种看法相当符合国际潮流,在外国,男人如果在家洗衣做饭,会被看作是没能力的表现,会被人笑死。丁强吃瘪道:“大姐你看好喽,我那碗动都没动,算我没吃行吧?”琪琪不依不饶:“不行,你那些衣服我们又没穿,怎么还行给你洗?”“两回事儿嘛。”“一回事儿。你刷不刷,不刷一会儿不让你上床,客厅睡去。”丁强立马蔫了,这家伙可是说到做到敢打敢拼的主儿。还是妥协避避这阵子风头吧,等过了劲儿,看我怎么收拾你,嘿嘿!心里邪笑着,幻想着勾着下巴的自己。到了还是乖乖地将碗刷了。那种满手油腻的感觉,真讨厌!下辈子铁定还做男人。小爱好笑地看着他消失在厨房门口,美高梅手机网投官方提醒琪琪:“别怪我向着他,你可别总拿床上那事儿来威胁他哦,书上说了,拿这种事来威胁自己男人的女人,是最蠢的,非常容易造成逆反心理,到时他不理你可别哭鼻子。”琪琪嘴上仍是硬气,心中凛然,的确听到过这种说法,想必事实亦是如此。好象不少家庭就是在这样那样的性不和谐中土崩瓦解的,那有多冤。其实性爱这回事是父母授之天地赋予,属纯自然的东西,还是不要和其他无关的种种联系在一起的好。否则,再好的感情也不是没有发生悲剧的可能。待到床上,琪琪于不可开交之际向丁强致了歉,丁强装着仍有些生气:“我总认为男人与女人分工不同,你呢,好象将男女看做一回事了,其实一个棍一个圈,那怎么能一样呢,你的观点存在严重错误,这可不好。”琪琪见身边的小爱虽在倦极休息,嘴角却露出浅笑,气得拧了她的小脸蛋一把。小爱哎哟一声,拍了她屁股一下。丁强:“说说就得了呀?你伤害了我这颗幼小的心灵,要补偿我。”琪琪心想又来了,你还不是想那回事。丁强紧接着道:“过来,跪下,用嘴来。”果不其然。这小子怎么专好这口,差不多每次都要。但看人家小爱从没说过什么,自己也不好反对。现在一切事都要比着来,记得以前看书中电影中古代的争宠戏,以为是胡编乱造,原来都是真的。琪琪只好爬起来,先为他清洁干净,将他含进自己的小嘴。玩这个动作她得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会情动,还不是出于生理上的,而是受不了被自己爱人用这种方式占有带来的强烈心理冲击。当然了,因为这种姿势主要满足的是男方。丁强注视着自己进出于她的樱桃小口,明晰地感受到完完全全的占有着她。她仰着那颗美丽的头颅,正盯着他的双眼,那种刺激令他更为激动,直要羽化升天。而小爱为他口交时,比这还要香艳刺激。他很清楚琪琪对这种姿势不太喜欢,但就是忍不住要让她这么做。事实上作为她的男人,他亦根本无需忍耐什么,只要她不反对,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天经地义,无可厚非。老天眷顾,对他不薄,得此二位绝世佳丽,何其幸也!为什么还要强忍呢?良久,丁强终于将她推倒,再次直接猛烈地进入她的身体,进入到她灵魂深处。一夜无话。翌日。三人去寒梦处和她会合。见她身边站着一个大个子男孩,蛮帅,精神气儿很足。很有礼貌,虽然对小爱和琪琪的天人之姿非常惊讶,但没有任何表现失常的举止,不错,非是一只色中恶狼。见面第一分,得了。谈好价,搭了一个团,便开始这次海边之行。黄金海岸位于河北抚宁境内,得从北京往北走300公里左右。中巴一路狂奔,直开了将近四个小时才到,正好赶上饭点。什么皮皮虾、基围虾、象拨蚌、八爪鱼、海螺丝、扇贝、海龟蛋、面、饮料,要了一大堆,长途奔徒令所有人胃口大开,连最不爱吃的小爱都吃了个樱口抹油。只可惜没有麻辣小龙虾,要是有麻小那就更完美了。那大男孩对寒梦极好,非常体贴。寒梦号称食物焚化炉,亦在他的规劝下吃饱即止。嗯,够细心,再加一分。下午,吃饱喝得必须运动运动了。看人家都换好泳衣冲向大海,丁强和小爱面面相觑,怎么办?这二位从小长在北方,都是彻头彻尾的旱鸭子。琪琪欢笑着跑回来,“喂,干什么呢你们,瞧这沙子,多细多平,又松又软,老大你就便宜别人眼球一次,换上泳衣吧,快来啊!”小爱心说你别把我淹死喽,我哪儿是不想换泳衣,我也得会游啊。琪琪又来拉丁强,“老公别怕,刚才我试了,进去得有50多米,水才到腰那儿,水又热乎,这地方真太棒了,来嘛!”架不住她一个劲的叫唆,丁强和小爱只好去换好泳衣,战战兢兢地随琪琪往里走。怪不得这里叫黄金海岸,脚下金黄色的沙子一直向海里延伸,真平,绝无被礁石划伤或被海水吞没的后顾之忧,的确够棒!未几,丁强和小爱就扑到海里学起了游泳,一开始是在较浅的地方,后来有点心得了干脆向里面游去,小爱竟还比丁强早学会了一会儿,让人再一次确认她是集天地之灵气于一身的那个人。寒梦的新男友一直陪伴在她身边,虽亦对小爱和琪琪的存在表现出欣赏之意,但对寒梦的情义谁都能看得出来。不错,表现很好,再给他加一分。当晚又进行了一次海鲜大fb,aa制,寒梦方她男友掏钱,丁强方自然是他这个老公掏钱。这里的东西真便宜啊,拿象拨蚌来说,北京市场要小200元一斤,这里才10元一条,就算10条一斤还要比北京便宜一半呢。个个吃了个肚子溜圆。小爱埋怨寒梦:“妹妹你净害我,看你把我弄胖了的,我就找你哥算帐!”丁强喊:“拜托你讲点理好不好,她把你弄胖了你找我算帐?我比窦娥还冤啊!”第二天,又游会儿泳,开始玩摩托艇。过瘾!这玩艺儿真他妈好玩!虽说太贵,20块钱1分钟,抢钱啊。讲了半天价,1000块钱玩一个半小时。没说的,一家500,开玩!小爱和琪琪的好身材的威力这时显露出来,不管谁来开,三个人总能正好挤下那只艇,真是高!这次出来玩,尽兴!没白来。然而归来的路不爽了。天下起了暴雨,能见度太低,高速不得已关了,中巴只能以50公里的时速走普通公路,有时还不得不下到乡间小道。反正玩得不错,众人亦无抱怨之声,相继进入梦乡。丁强如果不想睡的话,是从无睡意的,他望望前排的寒梦,见她幸福的倚在新男友肩上,睡得正甜。不由笑了,他一直注意观察这小伙子,甚至不太道德地用读心术窥探了他的内心,他的心地不错,而且对寒梦绝对是真心真意的,这下放心了,那个受到伤害的小妹妹一去不复返喽。转过眼,解下自己的衣服为身边的琪琪盖上,至于小爱,这可爱的大校花正蜷在他身上,睡得正香。好好的有座不坐,非得要腻在他身上,女人啊!不过,我亦喜欢,呵呵。异变骤起!寒梦前方的一个人本来在向后走上厕所,待走到他身边时,忽然猛地拨出一只匕首向他刺来!丁强已准确察觉到他的动作,只一伸手,就夹住了那匕首。那人一见凶器被他所夺,立时后退,转身欲逃,丁强急将小爱推至琪琪身上,起身,瞬间追至那人身后。晚了。那人竟还有一把匕首,在经过寒梦身边时,一刀刺入她的右胸。丁强只觉全身血液凝住,时间仿佛都停止走动,难道,那个可亲的妹妹就这么死啦!!!他只一呆,那人却并未作丝毫停留,竟几步并做一步窜到司机身后,猛扭方向盘,狂叫道:“我让你们和我同归于尽!”所有的人都惊骇得歇斯底里的大叫。正走到高桥上的中巴立时尖叫着向路边斜斜扎去,砰的巨响中,正正冲破围栏,大头冲下向河里疾速飞坠!结束了吗?所有的幸福、快乐都要远去了吗?小爱,琪琪,妹妹,还有,全车20多条人命……………………

,,捕鱼王游戏在线网投

Powered by 美高梅手机网投官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