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些达官贵人们该是如何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1:26 点击数:
那声音,阴柔无比,赫然正是蒲林的声音。我吃惊的呆立在屋中,看着眼前的美人,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蒲林是个女人!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美人!这样一来,那些所谓的古怪习惯似乎都有了一些解释,虽然依旧让我无法完全理解,但至少明白了一些。“天风阁下,请坐!”蒲林依旧带着如妩媚的笑容,玉手一直屋中圆桌旁的靠椅,然后若无其事的从床边的衣架上取下一件薄薄的真丝绸缎睡衣。绣有九爪金龙的鹅黄色睡衣将她动人的胴体遮掩,衣裙的宽大,使她在威严中又平添一种娇小天真的古怪感觉。我这时才清醒过来,径自走到了圆桌旁的靠椅上坐下,好半天才将纷乱的思绪整理清晰。蒲林神情慵懒的在我身边坐下,看着我笑道:“天风阁下,我想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对吗?”我一愣,道:“准备,什么准备?准备什么?”“离开车楼的准备呀?”“啊-!”我被蒲林说得感到晕头转向,离开车楼?我可以离开车楼吗?疑惑的看着她,我迟疑了一下,道:“陛下,您这是什么意思?”“嘻嘻,难道你不打算离开这里吗?”我当然想离开这里,而且想的要命!只是这来得太过突然,让我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我甚至不太明白蒲林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沉吟半晌,目光尽量躲开她曼妙的身体,道:“请恕天风愚鲁,我不太明白陛下您是什么意思。”“嘻嘻,之前将你抓来,是因为我对你这个被圣庙关照过的人十分好奇。而且,你是铜庐会战失败的关键因素,所以我更要见识一下你这位堂堂的血妖王,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我见识过了,你当然可以离开了。”我皱皱眉头,突然站起身来,大步向屋外走去。“站住!”蒲林一声沉喝将我喊住。我停下脚步,扭头看着她,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你要去什么地方?”“您不是要我离开,我当然是离开这里,回我的家乡了!”“你认为你现在还可以回去吗?”果然,我想着她就不会如此简单的放我离去。我当下笑了笑,道:“我为何不能回去?”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回洛丹,死路一条,被人追杀不说,还要落个叛国贼的名声,这对我而言自然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不过我知道她会为我想办法,出主意,但我却绝不能先开口。至少这样一来,我可以占据一些优势,省得处处被动。蒲林笑着站起身来,步履优雅的来到我的身边,如同初次见面时一样,围着我转了一圈,笑道:“是吗?你打算就这样回去?嘻嘻,你可是一个叛国贼,现在正在整个洛丹通缉,你认为你回去以后会面临什么状况吗?”说着,她那纤纤玉指从我脸颊轻柔划过,眼中透出一种嘲讽的笑意。她调戏我!一国君主调戏我!我毫不客气的一把将她的玉手抓住,笑盈盈问道:“陛下如此说来,一定成竹在胸,不知何以教我?”蒲林的手很纤细。其实当她的手指从我脸上划过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但当我实实在在的将她的手握在手中的时候,那种温软销魂的感觉还是让我心中不由得轻轻一荡。“放手!”她的嗔怒道。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轻浮的女人,倒也还知道害羞!我笑看着她,轻轻摇首,道:“陛下若是不教我,那我又怎能放手?”“你-你这个无赖!”“无赖就无赖,只要能活命就行,我的性命现在握在陛下手中,若是能当一回无赖就能活下来,天风倒是愿意尝试!”蒲林看着我,突然间笑了,虽然面颊依旧通红,但眼中先前那种怒意却已经不见。她看着我,笑盈盈道:“若是我想要你死,你又能如何?”“哦,若是陛下想要我死,恐怕就不会穿成这样子接见我对吗?我想陛下总不会是想要让我在临死前享受美人的恩泽,对吗?不过若真是这样,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天风倒是愿意一亲陛下香泽!”说着,我手上一用力,将蒲林娇柔的身体带入怀中,看着有些惊怒的神情,笑而不语。蒲林被我这突然的举动激怒了,但那怒色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又露出娇媚的笑容,探手抚摸我的脸颊,轻声道:“天风,你想要我吗?嘻嘻,我可是一只蜘蛛,和我有过一夕情缘的人都已经做了风流鬼!”她温软的手掌,突然变得冰冷无比,带着强绝的阴煞之气,令我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这是一个黑寡妇!我心中暗叹道,但脸上依旧带着笑容,道:“我说过,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做个风流鬼,对天风而言也是一个福分!”“你-!”蒲林羞怒而气恼的看着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对于我这种一反常态的行径,我自己也感到十分奇怪。但不知为何,我的心告诉我,这也许是对付蒲林最好的方法。果然,在我怀中的蒲林显得忸怩不安,身体不停的挣扎。但越是如此,那仅隔了一件真丝睡衣的诱人胴体刺激着我身体的本能反应,让我颇有一种欲火中烧的感觉。“陛下,若你再如此挣扎的话,呵呵,天风只能以为你是引诱在下,到时兽性大发,恐怕会做出不利于陛下你的举动呀!”听了我的话,蒲林立刻停止了挣扎,她红着脸,低声道:“你先放开我!”“嘿嘿,这样子不是很好吗?”说着,我故意低头,从口中呼出一股热气,荡漾在她曲线优美的玉颈之中。休看蒲林表面上看去有些放荡不羁,但我可以肯定,那种流露於外的放荡,或许只是她的一层保护色。至少在我看来,她应该是一个比较容易羞涩的女人。“你先放开我,好吗?”蒲林低声哀求道。我笑了,从目前来看,我占据了主动,当下手臂环着她柔细的腰肢,我低声道:“这个要看陛下怎么做了!我知道陛下心中已经有了完全之策,在我没有听到这个万全之策前,我觉得这样子挺好!”“你放开我,我自然告诉你!”“此话当真?”我笑问道。“当真,你先将我放开!”蒲林的声音显得十分坚决。我知道调戏到此为止,任何事情都要有个限度,过了反而不美。当下我松开手臂,可没等我反应过来,蒲林扭身狠狠的抽了我一记耳光。这丫头的手劲真不小,一记耳光抽的我耳朵嗡鸣不止,半晌没有回过味来。“这是对你刚才无礼举动的惩罚!”蒲林深吸一口气,春光微现的酥胸急剧的起伏着。好半晌,她平静下来,脸上又恢复到了先前的庄重的神态。她用手一直圆桌旁的靠椅,道:“好了,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了!”我捂着脸,苦笑着坐回靠椅,看着蒲林一言不发。这丫头的手真狠呀,打得我脸颊有些於肿起来。但我还无话可说,毕竟是我无礼在先。“天风,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柯士杰将你说成叛徒,而他则成了你们帝国的英雄。现在,你在洛丹是一个卖国贼,回去了绝没有好下场。”“那陛下何以教我?”蒲林隔着圆桌,在我对面坐下,她身体前倾,双臂放在桌上。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睡衣后诱人的乳沟。“天风,我有两条路让你走!”“哦,请讲!”“第一条,你现在已经是洛丹的卖国贼,既然已经如此,不若你索性真的投降我们,这荣华富贵自然少不了你的。”我笑了笑,如果这样,我何必和她斗了半天的心机?对于洛丹,我发现我早就没有了那份情感,但是那里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怎么可能反过头来向他攻击?如果我投降车楼,那我势必将要成为洛丹的敌人。虽然现在我已经是洛丹的敌人,但至少不需要去直面他们。可是,成了车楼的臣子,那我就真的是没有选择了!我摇摇头,道:“陛下好意天风心领,只是洛丹虽然对天风不义,可那里有我的朋友,有我的师长。我可以离开那里,但是却绝不能对他们不利!”“那就是选择第二条路喽?”“未请教!”蒲林笑了,道:“自然是你回到洛丹。不过是以一个英雄的身份回到洛丹,而且还可以得报大仇!”我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这个娇媚的女人,有些不解的问道:“陛下此言何意?”“若是我能洗刷你的冤屈,并让柯士杰身败名裂,如何?”心中不由得一震,我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越发有些糊涂,道:“不知陛下如何洗刷我的冤屈?”“这个我自有打算,不过只看天风你自己的意思!”我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网站先不说她如何让我洗刷冤屈, 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但我明白,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这里面绝不会是那样简单的事情,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至少,我需要付出一些。“陛下请说!”蒲林站起身来,在屋中缓缓踱出两步,而后扭头对我沉声道:“斯法林大陆自回鹘之乱以后,已经有百年光阴了。这百年中,洛丹和车楼、月臣你打我,我打你,五次铜庐会战死伤惨重。但那些达官贵人们该是如何,还是如何,真正受罪的是那些百姓。天风,你说我说的对吗?”我点点头,没有出声。我不明白蒲林说出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心中却又隐隐捕捉到了一点痕迹,想来这里面无非又牵扯到了什么王权争霸的事情。“先父在世时,常说若是斯法林大陆能够统一,则人类必将超然於四界之中。魔界贪婪,兽人愚鲁,精灵淡漠,他们都不足以统治这个世界,真正能够统一四界的,还是我人类一族!”我闻听笑了起来,心中对蒲林的这番言语颇不以为然。但心里的话并没有说出,我默然看着她,依旧一言不发。“可惜斯法林大陆自火云帝国覆灭之后,人类一直以来处于分裂状态之中。当年三强鼎立之时,洛丹和月臣,的确都有不凡人物,虽数次大战,却始终将三方的力量持平。但现在,情况却又不同!”“哦,怎样不同?”“洛丹女主年幼,不知世事艰辛,朝纲被谭雷与枫霜两人把持,你争我夺,早就没有了以前的强盛。月臣偏于一隅,只知贪享安乐,也没有了当年的血气。只有我车楼,虽屡战屡败,但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表面上看,我车楼动荡不安,但实际上,我车楼的力量,早已经拥有可以吞并两国的力量!”自大狂!我心里低声道,但嘴上却没有这么说。冷笑一声,我轻声道:“可是如此强大的车楼,却从未攻破铜庐防线,不是吗?”脸上闪过一抹怒色,但蒲林随即便将这怒意掩饰起来。而是冷冷一笑,对我道:“不错,第五次铜庐会战我们又败了!但我车楼大军军心未乱,战意依旧高昂。而且,此次我们已经和兽人帝国的紫渊达成协议,他们将和我们结成盟约。呵呵,若是我真的想要对洛丹不利,两下夹击,足以让你铜庐防线一溃千里!天风,不要忘记了,如果这一次不是你的原因,现在我车楼大军,早就已经跨过铜庐,横扫洛丹了!”我沉默了!连山关的防务再次在我脑海中闪现。蒲林说的不错,如果这一次不是我偶然发现了天空小道的秘密,也许连山关早就失落,而铜庐防线的守军,也早就被花苓的大军击溃!从一方面讲,洛丹已经没有了当年来自回鹘的剽悍之气,如今只剩下一群蛀虫,在不停的将帝国的根基挖空。“怎么?没有话说了?”蒲林嘲讽道。我突然抬起头,看着她,问道:“天风有一事不明,既然陛下已经和兽人帝国的紫渊结成同盟,那为什么紫渊没有派出兽人军团从南方登陆呢?要知道,若是此次会战兽人参战的话,就算是我发现了天空小道,对整个战局也无法起到根本性的扭转。”“我不想动用兽人的力量!”蒲林的语调让我感到有些奇怪,带着一点点的失落,她低声说道。我皱皱眉头,不解的看着她。蒲林沉吟一下,露出一种颇有些不耐烦的表情道:“我只想斯法林大陆由我人类统一,不想借助兽人的力量!”她的目光闪烁,我知道她并没有说出真心话。至少在我看来,由人类统一斯法林大陆固然是一个理由,但蒲林还应该隐瞒了一个更大的理由!“那陛下想要天风如何?”蒲林沉吟不语,颇有些烦躁的在屋中来回走动。好半天,待她停下脚步的时候,她的神情看上去已经平静了许多。“洛丹帝国中,唯一让我感到有些头疼的,就是那位枫霜元帅。他和谭雷争权夺利,但却并非是为了己身利益,这让我颇为敬佩。我车楼军方,能和枫霜元帅抗争的人并不多,花苓算是一个,可她把持军权太久,行业资讯已经忘记了她自己的身份。免去她的军职,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我心中突然一振,失声道:“你不会是让我杀了枫霜元帅吧!”话一出口,我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大声道:“这绝不行!”“呵呵,我说过,枫霜元帅是我敬佩的人,我怎会害他的性命?天风,你应当知道,洛丹帝国中两派敌视,宰相谭雷和枫霜元帅水火不容。这种无休止的权利争夺,也是你洛丹越发下乘的原因之一。我要你做的很简单,挑动两方之间的矛盾,让枫霜失去对军方的控制!”“我不干!”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我一口拒绝了蒲林的要求。她这样做,等于让我投降一样,而且还要我做一个间谍,这是我绝不能答应的。对枫霜我并不了解,但从靖宇口中,我知道那是一个刚正不阿的好人,靖宇尊敬他,就连自作聪明,也认为枫霜才是洛丹帝国真正的栋梁,我也绝不能害他!似乎早就想到了我会这样回答,蒲林笑了起来,她看着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但是天风,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你答应也要做,不答应也要做!”“你说什么?”我拔身而起,怒声喝道。但蒲林对我这番怒意似乎全然不在意,举止颇为优雅的走回圆桌的一段,在我对面坐下后,笑道:“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我的囚犯!”心中骤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杀机,我低声道:“不过陛下你似乎也在我的手中吧!”“是吗?你的朋友好像不在你身边吧!”卡卡!我突然想到了他,心神不由得一颤,顿时默然无语。若是我现在杀了蒲林,那卡卡怎么办?他可是还在克莉西丝的手中呀!我杀了蒲林,可以一走了之,但卡卡呢?少不得受上一番活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甚至眼前现出了卡卡浑身是血,在克莉西丝手中哀嚎的模样,我将他带出了精灵岛,我不能不去管他。对于洛丹,我只是有一种淡薄的情感,但对于卡卡,那是我的兄弟!“你杀了我吧!”我突然看着蒲林,道。蒲林脸上的笑意更浓,轻声道:“嘻嘻,天风阁下,你可是圣庙交代的人物,我怎么能杀了你?呵呵,而且你死了,我就会放过你吗?”我的脸颊抽搐两下,一言不发看着她。“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宣布你曾经向我宣誓效忠,并且对你的洛丹大肆攻击,而且……”“住口!”我脑子嗡的一声鸣响,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人,心中杀意更浓。但我却无法下手,谁让那个该死的卡卡,喜欢谁不行,居然喜欢上这个女人的老婆?可是,如她所说,就算我死了,她也同样可以把我整的从坟墓中跳出来。“怎么样?现在你又是怎样的打算?”蒲林笑盈盈的看着我,沉声问道,我无语,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沉吟许久,我只能无力的低声道:“我答应了!”“嘻嘻,这才乖嘛!”蒲林笑着站起来,来到我的身前,看着我,道:“不过你似乎应该向我表示一下你的诚意,对吗?”我咬着牙,颇有种屈辱感觉。神情悲壮的单膝跪下,没想到这娘们儿竟然抬起她纤细柔美的玉足,放在了我的膝上。修长的玉腿抬起,令她睡衣内无寸缕遮挡的妙相尽呈眼前,可是我再也无心欣赏。屈辱的低头,握住了她纤细的玉足,轻轻吻了一下。不可否认,她的玉足的确是美的动人,那种丰盈的手感也让人心驰神荡。但任何一个男人,如果处在我现在的情况,恐怕都不会感到快乐。当然,那个卡卡可能除外!“哈哈哈-!”蒲林仰头一阵大笑,那笑声中带着无比的得意和张狂。我恨不得一把将她掐死,但这种念头,却只能在心中一闪,随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蒲林似乎并不满足这样打击我就算结束,见我站起来,她打量了我两眼,突然又笑道:“天风,你难道不觉得这样还略显不足吗?”“你还想怎样?”我热泪盈眶,低吼道。这个变态的女人,到底想要将我的尊严打击到何种地步?我可是堂堂创世神幽忧的老公,这要是说出去,让一个女人这么玩弄,幽忧还有什么面子?臭娘们,若是等我能驾驭九龙的时候,老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九龙将你的狗屁车楼夷为平地,把你这个臭娘们奸死!对于我心中的怒火,蒲林置若罔闻,她笑了笑,道:“天风,既然你向我效忠,怎么也要有个证明,对吗?否则你将来离开,我也对你没有一点办法!”“你想要怎样?”“脱!”蒲林干脆的吐出一个字,却让我有种莫明其妙的感觉。我疑惑的看着她,道:“脱?脱什么?”“脱衣服!”我闻听头皮都要乍立起来,这娘们践踏了我的自尊,难道还要蹂躏我的肉体不成?但心里虽然是这么想,手上却没有半点停顿,身上的衣服迅速脱离了我的身体,当我刚要把裤子脱下的时候,就听蒲林又是一声大喝,“好了,不用了!”脱成这样,怎能行那云雨之事?“转过身去!”我疑惑的转过身子,背对着蒲林,心中对她的不解却又更加强烈。但很快我的疑问就有了答案,脊背上似乎被针刺了一下,那疼痛的感觉虽然还没有到达我无法忍受的地步,可依旧让我身体微微一颤。“你做什么!”我骤然转过身,看着手捻银针的蒲林,怒声道。笑着摆摆手,蒲林道:“转过身子!”我瞪着她,好半晌才带着一股怒气再次转身,背对着她,心中对她这种变态的行径,更是不知骂了几百遍。“是男人的话,忍着!”蒲林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紧跟着,我背上就感到一阵刺痛不止。很明显,这个变态女人居然敢用针戳我,她到底抱得是什么心思?蒲林的银针不停的在我背上戳动着,那细细的针尖带来的刺痛,让我感到全身都有些不太舒服。渐渐我,我似乎感到银针刺出的轨迹好像是在写字一样,这让我更加疑惑不解,这娘们儿喉咙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蒲林那温软的手掌突然在我脊背上轻轻抹动,很舒服,但也很痛!而且,我还感到有种湿湿的,痒痒的感觉,就在我奇怪她到底在做什么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她的笑声,紧跟着,她笑道:“好了,可以了!”我转过身子,疑惑的看着她。却见她身手拍了拍我的胸膛,笑着道:“天风,你胸肌不错!”“啊-!”我真的是被她弄糊涂了,皱着眉头看着她。但蒲林笑着将我拉到床边的梳妆台前,让我背对着梳妆台的玻璃。她从梳妆台的抽屉中取出一面镜子,递给我,笑道:“你自己看!”我接过镜子,斜照背后的大镜子,目光一扫,顿时火冒三丈。“蒲林,你不要太过分呀!”“怎么了?”蒲林娇笑着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小乖乖了?”我的背上,赫然写着几个黑色的斜体字:送给我亲爱的天风小乖乖,蒲琳字!这以后让我怎么出去见人?那黑色的字体虽然看上去并不大,但是却很明显。我不害怕别的,但这等于给我给了我一个终身无法抹去的屈辱。我已经看出,这字体就算是把我的皮剥去一层,也休想抹去,因为那黑色,正是用斯法林大陆最常用的刺青色彩,随着鲜血渗入肌肤,一直到骨肉之中。我咬着牙,看着蒲林,心中的怒气已经无法抑至。甚至连她名字的不同我都没有看出,心中只想把她一把捏死。“好了,我累了,你下去吧!”蒲林说着,将我的上衣扔给我,然后慵懒的伸个懒腰,懒洋洋的对我道。“你-!”我实在是无话可说了,这娘们真的是太可气了。将我羞辱完就赶我走,至少你应该告诉我,到底如何洗刷我的冤屈吧。但我也知道,蒲林现在是不会告诉我的,当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我将身上的衣服套上,大步走出房门。之后的几日,我倒是过得逍遥快活。蒲林没有再见我,估计是害怕无法抵挡我超凡的魅力。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安慰话,如果我真的那么有魅力的话,她也就不会那样羞辱我了。卡卡天天忙着谈恋爱,他已经和克莉西丝坠入了爱河。我不知道那个克莉西丝对他到底有多少真感情,但出于一种妒忌的心理,我总认为那个女人并没有对卡卡付出多少。至于我自己,则显得无所事事,出了和蒲林的几个表面上的老婆在鲁尔宫的园林中调笑一下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可做。蒲林的‘林’,并非是树木‘林’,而是她留在我背上的名字,蒲琳。但对外发号施令的时候,她还是喜欢用‘蒲林’这个名字,因为这名字之上看上去,像个男人。听她的‘老婆’们说,蒲清啸除了蒲琳之外,并没有子嗣。但蒲家的皇位,传男不传女,所以蒲清啸从小便让蒲琳做男人装束,以致于二十二年来,没有人知道蒲琳其实是一个女孩子。除了车楼帝国的国主身份之外,蒲琳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阴阳大宗的宗主。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这两种身份,都显得过于沉重,更何况对外,蒲琳要面对花苓不放军权的威胁,对内,还要面对她的宗叔,蒲清夜的咄咄相逼。蒲清夜,是蒲清啸的族弟,也是蒲门唯一仅存下来的一名长辈。在蒲清啸死后,蒲清夜的确起到了压制花苓的作用,身为元老院首席长老的他,的确为蒲琳稳定皇位做出了贡献。但,随着蒲琳皇位的稳定,蒲清夜也越发的骄横起来。在他看来,蒲琳的皇位是他拱手相让,他才应该是车楼的主君。由于当年蒲翎立下的规矩,在政务上,皇权和元老院的权利是持平的。而蒲清夜身为元老院的长老,权利和蒲琳相差不多。蒲琳就是在这种压力下成长起来。为了预防花苓和蒲清夜的怀疑,她将当年和她一起学习阴阳道法的师姐妹们娶过门,对外宣称是她的妻子。克莉西丝和其他的女人,就是这样成为了车楼帝国的皇后,皇妃。不过,蒲琳还算不错,她知道克莉西丝等人大了,总是会有一些欲望,所以就暗中为她们寻找合适的人选。那天我在客厅中见到的十余名男子,就是她老婆的老公,对外则宣称是他的贴身侍卫。这种奇怪的关系,就让蒲琳背上了一个‘奇怪习惯’的名声,而她自己,据克莉西丝说,对女人的兴趣,也远远比男人大,从这一点而言,她倒是的确奇怪。对于这些从卡卡口中传来的消息,我没有任何兴趣。现在最让我感兴趣的,莫过于蒲琳要如何为我洗刷冤情,相比之下,其他的事情都显得微不足道。唯一让我感到开心的一件事,就是蒲琳用一种奇怪的药水将我背上的字迹洗去。不过,并不是真正的洗去,如果她用另外一种药水,则字迹会立刻显现。我知道,这只不过是她保护我,然后更好的利用我的一种手段。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就匆匆过去。天气从炎热到凉爽,立秋之日已过……就在我等待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日,蒲琳突然传来命令,让我前往水晶园阁楼相见。这让我颇有些激动,但更多的,则是一种惊惧!天晓得,她又要玩什么把戏!水晶园的景色依旧秀美,我无心理睬已透出秋色的园中风景,在克莉西丝的陪同下,来到了水晶园的阁楼之中。宽敞的阁楼一层大厅,蒲琳身穿金黄色的皇室礼服,脸上带着隐隐的怒气端坐正中。见我进来,她二话不说,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没等我行礼,她就沉声问道:“天风,你不是很想回洛丹吗?”我不是想回洛丹,而是实在不想呆在这个女人的身边!但她的话依旧让我感到有些疑惑,轻轻颔首,我知道,洗刷我冤屈的时候到了!“还记得当日我曾说过,能洗刷你的冤屈,现在时机到了!”果然,蒲琳一脸阴沉之色,对我沉声说道。

  [扫码下载app,中过数字彩1千万以上的专家都在这儿!]

,,正规的现金麻将游戏

Powered by 美高梅手机网投官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